泰安老故事之胡建学案

泰安老故事之胡建学案

财经新闻2020-07-21 23:37:19

泰安老故事系列是知泰安公众号出品,讲述泰安历史,传承泰山文化。

昨天讲述胡建学的泰山石刻开篇,娓娓道来泰山石刻天梯与胡建学的故事,今天继续再聊聊胡建学案

本文系根据1996年新华出版社公开发行的《泰山反贪风暴》和1997年出版的《泰山作证》书中披露的内容而来,历史功过,后人评说,本文不对胡建学在泰安的得失进行评价。

当很多名山胜景还对世界遗产的概念懵懵懂懂的时候,1987年底,泰山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双遗产,享誉中外。如何打好双遗产这张牌,人们还没有明确的目标和系统的规划,1990年1月,胡建学来了,正值四十不惑之年,春风得意,马蹄风生。为推进泰安旅游事业的发展,1993年管委决定在泰山盘道的必经之处,树上两块泰山标志性的石碑,选址在了红门路和环山路十字路口的北侧,东边一块是世界双遗产碑,西边一块是国家风景名胜区碑,热衷于题词的胡建学便以《登泰山更知天下阔》的气魄,在西侧的那块石碑上题写了“泰山”二字,这便是他在泰山的第二处手笔,碑阴为《泰山风景区标志碑记》,如上图:

近年来,东营出了个教授市长,江西出了个书法省长,重庆出了个收藏局长,附庸风雅,均系步胡之后尘,胡建学的书法在政界有名,挂满了泰城的大街小巷,案发后大都摘牌,唯独这块石碑,保留到今天。2006年以来,泰山四大进山口的石碑都换成了新的样式,红门路的这两通石碑却一直保持原样,在去年的环山路改造过程中,道路扩到了碑下,也没有被拆除。工程竣工阶段,红门路东侧的那块黑色石碑悄然换成新的,如图,而这块石刻却岿然未动,屹立原地,看来是永垂不朽了,有意的安排从而形成了一新一旧、一黑一白双碑并立的局面。如下图:

胡案对泰安影响巨大,现从两首民谣入手,简要介绍一下案情。同时,近20年过去了,当事人均已出狱,为了不打破他们平静的生活,本文便不再直呼其名。

第一首是:可争不可争,肠肥须防公。甲戌岁末雪,梦醒万事空。

这首打油诗又像佛教的偈语。在法庭调查阶段,胡建学讲述了这个真实的故事,初到泰安,下车伊始,对泰山也充满了好奇,便在一个周末,着运动装独自微服上山。当爬至中天门时,突感内急,身份攸关却地理不熟,便下意识地向盘道一侧的树林走去,林深路僻少人行,但迎面却走来一位老太太,酷似他的奶奶。碰面搭话“迷路了?”可胡急于小解,无心敷衍和应付,临了,老奶奶便送给了他上面这四句话。待胡转身回返之际,老太太已踪迹全无。他咀嚼这四句话,也没品出啥味来。这个插曲写在了报告文学《泰山作证》的序言当中。

今天看来,胡建学是建国后泰安历史上不容回避的重要人物,泰安就以泰山为中心,泰山是泰安的镇山,碧霞元君又是泰山的守护神,因而,碧霞元君显灵现世,以先知先觉的警语,谆谆告诫泰安的掌门人,要步步为防,正当作为,才能不负泰山重托。可胡却对这四句话逆其序而行之,步步深渊,不思悔改,胡作非为,最终成了人民的罪人。

第一句“可争不可争”,可争者y克争也,时任公安副局长兼交警队长,胡案即发端于此人,此人案发又缘起于两起信访,一个是汪德海姘头王恒母亲的上访,一个是公安内部的联名举报,两事交叉到此人身上,物证俱在,检察院想办成铁案,可他又贿赂了政府卢秘书长、市委孙副书记和市公安局李局长,还牵扯到了区委的杜书记和泰山石化王子,辗转到了胡建学这里,他便成了保护伞,极力为其袒护、开脱和包庇,致使后来一发不收,窟窿越堵越大。倘若此时,胡念及泰山老奶奶的奉劝箴言,不为其"力争",拍板定案的话,便没有下面三句了。

第二句“肠肥须防公”,"肥"指肥城也,“肠肥”,指满脑肥肠、贪婪成蠹之人也,次要之人是指胡的同乡、由肥城县委书记提拔而来的孔副市长也,主要之人系公安局李局长,两人在肥城稔熟,孔先从李处索贿,再向胡行贿。公者,检察院长公丕也,为何前面有一“防”字?因公不唯胡马首是瞻,故胡有以李代公之议,而且胡低估了公的正义能量,防不胜防,防的太下流,致使一溃再溃,窝案爆发,成就了公的立功。

第三句“甲戌岁末雪”,“甲戌”即1994年,“岁末”指农历的年尾,1995年1月27日即甲戌年的腊月廿七,胡坐上了检察院的囚车,押往岱阴的灵岩宾馆,车出泰安市区时,飘起了鹅毛大雪。“雪”者,还指公安副局长薛也,同日张QL来主政泰安,薛为之警卫,鞍前马后服务,如影随形,政府新班子的到来,宣告了胡时代的结束,新时代的到来。

第四句“梦醒万事空”,1995年11月胡案宣判,在位时的种种风光,一去不返,故园不堪回首月明中,一切成梦,虚幻成空,胡在法庭陈述时大梦初醒,泣不成声,鞠躬谢罪已晚,唯有泰山无言,矗立无声。

第二首民谣曰:“岱湖桥,逮胡桥,逮了胡卢孙,还有一孔乔”。岱湖者,大河水库也,大河水库在博文《中国农村生活中的泰山》中作过介绍。胡在位期间,中央高官来泰较多,他艳羡不已,便有身边瞎参谋举荐算卦,说起命中有副总理之职,已有“天梯”可驾,更需一桥相通,通过建一座桥梁,以达“一柱通天”。胡便利用职权,和城建相结合,将104国道外移市区,将大河水库更名为“岱湖”,岱者,泰山也,湖者,胡之谐音也,寓意泰山留名。又在湖上横跨一桥,亲题“岱湖大桥”碑名,原设计24孔,因工期紧,便边设计边施工,建成之日少了一孔,成为今日的23孔。为体现一柱通天的效果,便把桥栏杆的顶端设计成一磨光细柱,直插青天。

这座桥没有达到胡的目的,却成了“逮胡桥”,“逮了胡卢孙”,卢即政府秘书长,孙即市委副书记,“还有一孔乔”,即少了一孔的孔副市长,“乔”副市长,一个会议室里的蛀虫,一锅烩了。

今天,岱湖已更名为天平湖,因地处天平办事处,特大桥于2006年进行了重修,栏杆上的三圈云纹替代了过去的“一柱通天”,如下图。这座桥虽没能助胡平步青云,却日夜渡着104国道上南来北往不息的车辆。

这起影响恶劣的腐败窝案,主要是索贿、行贿、受贿、挪用公款、嫖娼等,物品为冰箱、录像摄像机、微波炉之类,均已淡出历史舞台,为今人所不齿矣。所有案犯案值的总和不及今天“三多市长”许宗衡的一根毫毛。案发的深层原因还在于政界的分歧,不禁想起了1975年张学良送给蒋的挽联:“关切之殷情同骨肉,政见之争宛若仇雠”。

泰安老故事之胡建学的泰山石刻:明天便结合胡选《登泰山更知天下阔》,进行简要分析,并介绍胡建学在泰山的另一处石刻。

宫心新娱网 Copyright @ 2011-2020 宫心新娱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23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