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强五有多强吗?当年连幻影战机都打不过它

你知道强五有多强吗?当年连幻影战机都打不过它

财经新闻2020-07-21 13:43:56

【军武次位面】作者:杨树

在建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空军的主力机型一直是米格系列的翻版,从歼五到歼八,全是机头进气的造型,这是长期以来中国战机的典型形象。不过,在歼八Ⅱ出现之前,在一统江湖“机头进气党”中,也有一张与众不同的独特面孔——强五,它不仅有着两侧进气的“英俊”外形,也是当时少有的“中国创造”,更是飞豹出现前,中国唯一的攻击机型号,并且还是“大跃进”时期上马的项目中少有的真正有意义的成果,其诞生过程颇有曲折性和戏剧性。直至现在,强五仍然在役,依旧扮演着打扫地面的“清洁工”角色。

背景

军用飞机是一种高价值的装备,对于要不要研制,研制什么样的飞机,都是需要慎重考虑的,否则就是大量人财物的浪费。钱多多的美国,或者相对发达的苏联,尚可以天马行空开脑洞,四处撒钱上项目,只求一招鲜,吃遍天。对于五六十年代的中国来讲,彼时还是“贫穷落后”一族,要搞飞机坦克军舰这些高技术装备,更是得精打细算了,而专用的对地攻击机是一个比较窄的门类,一般国家通常以战斗机兼职或干脆进口,那么当时的中国为什么还会下决心进入这个领域呢?

强五的故事还要从五十年代讲起,虽然当时的中国并不宽裕,但战争实践带来的震撼最终促使高层下决心研发攻击机。在1955年攻打一江山岛的战斗中,从苏联引进的伊尔-10攻击机有力支援了前线作战,这种介乎于战斗机和轰炸机之间的飞机,以其灵活性和90%的命中率,给几乎完全出身于“老陆”的将领们眼前一亮的感觉。于是在1958年3月,空军向航空工业部门提出了需要一种“比较先进”的强击机的要求,但却没说明什么是“比较先进”,也就是没提出任何指标。

▲强五的源头可以追溯到中国航空工业开拓者之一的徐舜寿那里,这位严谨务实的专家没有跟随当时“大跃进”的狂潮盲目追求高性能,而是提出了切实可行的指标,这是强五得以最终诞生的基石

说起来这是比较罕见的情况——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该要什么样的东西,别人又该以什么为目标呢?不过其实这也不奇怪,当时的空军还处于能把飞机开好的水平,至于提指标这个听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很技术的活,还真是没经验,所以这个事就落到了指定的研制单位——国营松陵机械厂身上了(也就是后来的沈飞,但这个名字听上去跟航空完全不搭边),等于是自己提要求自己干,好在当时的政治素质过硬,没有人会利用这一点偷奸耍滑。1958年6月,以徐舜寿为首的沈飞设计团队在进行了充分考察后提出了方案——“新型强击机”是一种双发超音速喷气式飞机,能以强大的火力对地面部队实施近距空中支援,还可从低空以高速突防,对敌纵深目标进行打击;扫完地面后还要具备一定的空战能力,主要性能指标为:最大速度为1200千米/小时左右,实用升限为15000米左右,最大航程定为1600公里。拿现在的术语来说,这种新飞机的任务就是“近距空中支援”和“纵深遮断”,有时也得当战斗机使,而且这些指标都不算离谱,尚处于中国航空工业的能力之内,考虑到当时各地各行业已经开始疯狂“大跃进”的氛围,这实在难能可贵。

设计师

新型飞机的具体研制任务最终被指派给了国营洪都机械厂,但总设计师还是出自沈飞,他就是“强五之父”陆孝彭。陆孝彭祖籍江苏常州,出身于一个清末民初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陆元昌是1910年的“第二批留美官费生”,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学习铁路土木工程专业(同学中有胡适、竺可桢、赵元任等),是近代中国少有的工科专家,回国后参与了钱塘江大桥的设计和建设。

▲陆孝彭在航空方面很有天赋,昆明厂曾试制过非常超前的前掠翼“研驱一”号飞机,但年轻的陆孝彭认为前掠翼方案有发动机和材料方面的问题,难具实用性,后来该机果然在试飞中坠毁

陆孝彭于1920年出生于上海,由于受父亲影响,自幼就对理工感兴趣,但不幸的是,父亲于1935年去世了。两年后抗战爆发,刚刚高中毕业的陆孝彭亲眼看到了在天空横行的日本飞机,遂立下了航空报国之志,报考了南京中央大学的航空系,后来随校西迁到重庆,在艰苦的环境下完成了学业,毕业后在昆明第一飞机制造厂担任制图员。在这里陆孝彭接触到了真正的航空实践,锻炼了许多基本功。1944年,国民政府组建航空工业局,选派陆孝彭等50名专业人员前往美国麦克唐纳飞机公司学习技术,后又转到英国格罗斯特飞机公司继续学习飞机设计。

▲这50名技术人员有一个任务是自行设计喷气式飞机,他们在格罗斯特飞机公司的协助下完成了CXP-1001喷气式战斗机的大部设计,这也是中国自行设计喷气式战斗机的首次尝试, 但该机因内战爆发而未能投产

陆孝彭在麦克唐纳和格罗斯特这两家世界领先的航空企业中参与了FD-2飞机(美国早期试验喷气舰载机)和CXP-1001喷气式飞机的设计工作,后来转到英国格罗斯特公司是因为美国索要过高的费用,并且以保密为由过多地限制中方人员的接触范围,后来经谈判格罗斯特公司以较低的价格接手,尽管仍然不能接触不到发动机等核心技术,但陆孝彭还是在两种飞机的设计中经受了考验,特别是CXP-1001的总体设计方案是由陆孝彭完成,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实战锻炼,为他后来设计国产飞机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歼教一”是新中国首架自行设计的喷气机,两侧进气的形式显示出受到过先进航空科技影响的两位设计师从一开始就没有走老路,因为当时不能自产发动机,只能使用朝鲜战场上缴获自英军的战利品,因而无法量产

1949年,国民党政府腐败的现实和兵败如山倒的形势让这些留在海外的技术人员对未来有了新思考。陆孝彭本来可以留在英国,因为当时他已经与一位名叫玛格丽特的英国姑娘订婚,语言和专业也不成问题,但心怀航空报国梦想的陆孝彭还是忍痛告别未婚妻,选择了回到祖国大陆。回国后,他被委以重任,曾与徐舜寿、顾诵芬一起,在一百天内设计出了“歼教一”喷气式教练机并试飞成功。在陆孝彭被任命为强击机总设计师之时,还是沈飞的人,到南昌去属于“借调”,没想到这一“借”便成了洪都机械厂的顶梁柱。

艰难的研制

1958年8月,新型强击机项目正式上马,最初的名称是“雄鹰302”。但陆孝彭面临的困难很大——他手下的人马中,70%是刚参加工作的中专生,平均年龄23岁,许多人连喷气机都没有见过,而且资料奇缺,只有一些学术报告之类的文件,大部分人还看不懂英文,计算工具只有精度不高的计算尺,也没有跨声速风洞可用。如此薄弱的基础,就不可能象发达国家的航空企业那样按部就班的搞。陆孝彭决定由易到难,在已经比较熟悉的米格-19基础上进行设计,实际上就是陆孝彭带着一帮年轻人边学边干。

“雄鹰”要设计成什么样子呢?这个顶层工作非常重要,徐舜寿定的指标合理,陆孝彭则要负责把指标落地。通过充分的先期调研,他得出的结论是强击机不同于战斗机,要求要有良好的向下视野,这就要求有一个锥形的机头,因此无论如何,都不能是机头进气,两侧进气是唯一的选择。但此时又面临一个新的困难,那就是包括他自己在内,对高速喷气机的气动外形设计都没有经验(CXP-1001和歼教一都是活塞机时代的平直机翼和直筒状的机身),要要设计出合理的外形,要么依靠当时还非常粗糙的理论推算,要么就得做大量的风洞试验,国内的首座跨声速风洞(北京701所,1960年)和超声速风洞(沈阳627所,1961年)的首次试验,都是“献”给了“雄鹰302”,再加上平时海量的计算工作(手摇计算机+计算尺+算盘),陆孝彭带领的设计组为此付出的辛劳难以言表。

▲座舱盖和起落架这些细节在飞机设计中也是举足轻重的,同样需要在现实条件下开脑洞,前起落架绕斜轴转动,能想象出是一个什么动作吗?

陆孝彭采取“独立自主”和“充分借鉴”的方针,在薄弱的基础上克服了许多困难,挨个完成了许多细节上的设计,例如利用斜轴实现了前起落架收起后机轮平放;参考美军F-4B飞机的残骸设计出了独具特色的向后打开座舱盖,实现了自动上锁和“一键开锁”;对米格19的机翼刚度进行了重新分配,解决了低空飞行抖动强烈的问题。最大的创新是将当时国际上先进的“面积律”理论运用到了气动外形的设计中,这是“雄鹰302”得以实现超音速的基础,也是其“小蛮腰”机身外形的由来(米格19无此设计)。

在当时国内工业基础薄弱的条件下,陆孝彭也不得不在一些设计上做出让步,退而求其次,以免落得“设计得出来造不出来”,这也是“雄鹰302”最终能够上天的现实前提。当时正值全国上下都在“大跃进”,在一片狂躁之中,陆孝彭领导下的设计团队却没受到影响,各项工作都是保质保量地稳步推进。但“大跃进”的恶劣影响还是以另一种方式来临了——由于“大跃进”中盲目上马的航空项目太多,粗制滥造的结果使贺龙元帅怒不可遏,1960年12月,国防工业委员会决定开始整顿,20多个新型号飞机全数下马,洪都机械厂也被命令全力保证初教6,其它一律停止。

这个决定对于已经开始制造零件的“雄鹰302”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没有国家支持,不仅失去资金来源,人员也陆续被抽走。非常不甘心的陆孝彭找到厂长,保留了一支14人的“试制小组”,继续研发这个已经成了“三无”项目的飞机。这是一段更为艰苦的日子,相当于14个人要干以前几十个人的活,但他们愣是咬牙顶了过来,一个铆钉一个铆钉地装配,坚持了两年,终于保住了火种并迎来了曙光——1963年初,三机部(第三机械工业部,负责航空工业)同意安排静力试验,并拨款22万元,地下项目终于“复活”了。然而在各部和空军领导都出席的静力试验中,试验飞机却因为悬吊钢索质量不过关而在加载到80%时就被破坏了,令所有人顿感灰心,陆孝彭也深受打击。所幸这次失败并未使相关领导产生动摇,还获得了总参谋长罗瑞卿的支持。很快02号飞机被制造出来,并于1965年6月在江西樟树基地首飞成功,同年12月通过初步设计定型审查,1968年11月正式投产——距离设计CXP-1001二十年之后,陆孝彭的航空报国之梦终得实现。

“五爷”传奇

定型之后的新型强击机被命名为强五,在空军内部也常被昵称为“五爷”(六爷七爷八爷……以此类推)。“五爷”最终得成正果实际上与六十年代的大环境也有关系,当时中苏关系已经很紧张,中国面临着苏联阵兵百万的巨大军事压力。苏联的装甲部队技术先进,数量庞大,中国仅凭地面部队难以抵挡,以空中力量加以“扫荡”就显得比较重要了,硕果仅存的强五便成了唯一选择,加上性能也满足要求,被空军采用顺理成章。

▲虽然载重有限,但强五挂载武器的种类很齐全

简单地讲,强五就是重新设计的机身加上米格19的机翼和尾段,当时也有人把它称作“二毛子”,意为美苏风格的“混血”,是“美国脑袋苏联屁股”,但科学无国界嘛,什么好用就用什么,“混血”有啥关系啊?那么这个混血的“五爷”到底能耐几何呢?下面就来看一下它的数据。

长度:15.65米

翼展:9.68米

高度:4.33米

空重:6,375公斤

载重:9,486公斤

发动机:2台涡喷-6

推重比:0.63

机翼:后掠式中单翼,前缘后掠角55°

翼面积:27.95平方米

水平尾翼:55°后掠角,斜轴全动式

垂直尾翼:57°后掠角

最大速度:1.12马赫

实用升限:15400米

爬升率:103米/秒

航程:1630公里

武器:两门23mm机炮,每个机翼下3个和机腹下4个外挂点,可外挂导弹、火箭、炸弹

▲涡喷-6是苏制Pд-9Б发动机的仿制品,最初的翻修寿命只有100小时,后来经改进可提高到400小时,但仍属“短寿”

如果把强五与美苏两国的攻击机做个对比,可以发现强五的优势在于速度快,航程也相对远,基本满足六七十年代对苏备战的要求。因为苏军的野战防空能力和空中力量都很强大,所以强五不仅要在对地攻击中自保,有时也得空战自卫。在这种条件下,更快更灵活才容易生存。尽管这样并不利于对地攻击(太快了影响飞行员观察地面),但生存性是必须要首先考虑的(美苏的空中力量充足,攻击机无需考虑空战)。强五的明显缺点是载重实在太小,不到苏25的一半,只有A-10的22%,这限制了作战能力——没办法,这是一架脱胎于米格19的强击机,先天缺陷难以避免(专门设计的歼轰七载重即可达到5吨)。强五其实有一个隐含的优点——便宜,而且多数零件可与歼六通用,后勤保障简单。当然,也还有一些隐含的缺点——发动机寿命短、航电简陋等,这也是仿自苏式装备的先天不足以及工业基础差导致的无奈。

▲强五甲

但强五的出现至少解决了一个有无的问题,而且综合来看,其性能在当时不算差,也具备改进余地,这也是强五至今仍在服役的原因。强五最出彩的一个纪录是首投战术氢弹,为什么选择强五来扔氢弹呢?其实就在于 “战术”二字。中国第一颗氢弹当量为330万吨,这么个大块头就是“战略武器”了,得由个头最大的轰六投掷。而战术级的氢弹当量只有几万吨,主要用于对付苏军装甲集群,选择灵活的强五是非常合理的。不过战术级氢弹对于强五来讲仍然显得大了些,还得略加改装——这就是强五甲,去掉了弹舱门,把氢弹以“半埋”的形式吊挂在机腹。

▲挂载后的氢弹离地最近只有二十厘米左右,若是飞行员操作不慎或是强五“腿软”,后果都不堪设想

1971年12月30日,强五甲带着氢弹起飞,但在投弹时却出现了故障——投不下去!这立刻成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怎么办?飞行员杨国祥决定冒险带弹着陆,他沉着驾驶,带着这枚一吨重、各种保险均已打开的待爆核弹成功着陆,创造了航空史上一个不小的奇迹,同时也证明了强五过硬的机体强度。着后来查明,之所以投不下去,是因为某个关键螺丝多旋了两圈。在解决了这个要命的小问题后,强五甲于第二年的1月7日成功完成氢弹试验。

▲在强五众多的型号中,以“圆鼻子”的鱼雷机型强五乙(上)、全身纯绿涂装的强五D(中)和鼻子被“削”去一块的强五K外形最为特别,强五乙由于实用价值不大而没有再发展,强五K是八十年代与西方合作的产物,航电系统焕然一新,作战效能大幅提高,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继续下去,甚为可惜

“五爷”改型众多,投入生产和使用的型号多达二十种,形成了一大家子。除装备中国空军外,还出口到巴基斯坦、缅甸、苏丹和朝鲜。在1983年的巴基斯坦国庆庆典上,巴基斯坦飞行员曾驾驶强五完成20米高度通场,以及80米高度倒飞通场,敢做这种动作,是对强五低空性能这一“基本功”的最高褒奖,在这方面,强五与F-16和幻影相比也逊色。

事实上在巴方的演习中,的确有过强五“击落”幻影的纪录,达索公司对此的解释是,强五把幻影诱入对其不利的低空才会有此“战绩”,此话有甩锅之嫌,但也大抵不差,正说明了强五的低空性能之出色。其实也正因如此巴基斯坦才会购买强五来对付印度和可能发动入侵的苏联——人家也是穷国,不会花大钱去买一堆不中用的东西。因为有此事迹,在第37届巴黎国际航展上,参展的强五赢得了“亚洲明星”之称。

后记

陆孝彭是中国飞机设计师中少有的即能整体规划也能完成低层具体设计的高手,他靠着执着的精神和过硬的专业素质造就了传奇的强五,并且带出了一支专业队伍,奠定了洪都机械厂,也就是今天洪都航空工业集团的基础。今天的洪都集团已经成为一个军民产品齐全的大企业,尽管强五在投产44年后于2012年停产,但新的K-8教练机已经顶了上来,成为又一个明星产品,占据了中级教练机国际市场70%的份额,这一切陆孝彭功不可没。

▲陆孝彭还曾主持过强六和歼12的研发,强六就象是米格-23和F-16的“混血”,采用机腹进气和可变后掠翼,歼12则以小、轻、快而著称,使用了诸如碳纤维、钛合金、双曲面蜂窝结构等高新技术,但是天不遂人愿,这些项目都因为阴差阳错的原因而中止了,强五成为他唯一的“成品”

陆孝彭因成功研制强五而声名大振,虽然在文革中曾有被迫害的经历,但在周恩来的过问下得以平反并重返一线。他于1978年获全国劳模称号,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还是南昌航空大学第一任校长。1980年,他以中国航空学会代表团副团长的身份访问美国,时隔三十多年再次来到麦克唐纳公司,美国先进发达的航空工业使这位老人有了很强的危机感,此后他一直为研发新型歼击机而奔走努力。他的另一项心愿,重返英国找寻玛格丽特,却因为身患疾病而未能成行,这也成为他的一个遗憾。而他最大的遗憾,还是没能看到第四代歼击机。2000年10月16日,陆孝彭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80岁。

陆孝彭逝世后,除科研论文、《陆孝彭诗抄》和40万字的《第四代轻型歼击机研究报告》外,并无多少财产,洪都集团在陆孝彭的纪念陆专栏中,用了下面的对联来评价:

科学报国,百折不挠,无愧航空工程巨擘。

治学严谨,淡泊名利,堪称世人一代楷模。

其实,以他自己的一句话来总结更为恰当:“只要让我搞飞机,其它都无所谓”,正如他亲手创造,虽然已经停产,但依旧兢兢业业,翱翔于蓝天的强五一样。

余音

1994年,中央台曾播出过一部以陆孝彭为原型的电视剧《天缘》,这部剧今天已经不好找到了,但反映强五的电影还是可以看到的。

1980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了一部以强五飞行员为主角的电影《飞行交响乐》,其中很难得地出现了许多强五的细节刻画——座舱内的地平仪、操纵杆上的投弹扳机、弹舱、起落架……,还有惊险的带弹着陆情节,这显然是取材于1971年那次“氢弹事故”。这位男一号,其实也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演员,只不过那时他还很年轻,大家能认出他是谁吗?

“亚洲明星”又怎能不在游戏中出现呢?看到这熟悉的身影,你一定会有再去玩一把《战地2》的冲动吧?

参考资料

《中国工程院院士传记系列丛书:陆孝彭传》

空中网

铁血论坛

360图书馆

《绝地风暴》双平台皆可畅玩, 点击“阅读原文”可领取军武专属礼包。

宫心新娱网 Copyright @ 2011-2020 宫心新娱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23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