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局为重,这种屁话我听不懂

以大局为重,这种屁话我听不懂

社会新闻2020-07-21 16:12:21

里约奥运会还未正式开打,全世界已经迫不及待地对里约花式吊打:从马桶到小偷,从烂尾赛场到海水污染,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精神似乎在里约变种为更脏更乱更坑。

但里约不过是个背锅侠,从萨马兰奇决定放开职业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那一刻,现代奥运会就已经礼崩乐坏了。你看俄罗斯的举国服药和马家军的内幕往事,你看约翰逊刘易斯琼斯三位飞人实为药人,你看假球导演李永波粗脖上挂满金牌笑得天真有邪......

里约和他们真般配。

我宁愿抽空热爱妇女,也没冲动去热爱奥运会,特别是“一切以大局为重”的部分代表队。这两天,一个叫作侯志慧的中国女子举重队48公斤级队员,也被“以大局为重”和谐掉了。原因是,俄罗斯举重队因兴奋剂丑闻被禁赛后,中国女举在75公斤级别的项目上突然没了强劲对手,夺冠概率大增,于是存在丢金风险的侯志慧,在最后一刻被75公斤级别的队友顶替。

我实在不明白这个叫作“大局”的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只要它一出现,再激动的群众也会情绪稳定,再理亏的借口也会堂而皇之,再有理的个体也会灰飞烟灭。从名字来看,这个“大局”一定得辐射面广、影响面大、波及面众,才配得上一个“大”字。

侯志慧服从的大局,是中国女举的金牌任务,金牌任务直接辐射的是举重队领导的仕途之路,举重队领导的仕途之路影响的是领导家人的生活水准,领导家人的生活水准波及的是领导家里那条宠物狗每天能啃的骨头数量。这么推演下去,这个局不仅不大,而且微观具体,把大局替换成旺财狗剩二丫子等中国风狗名也说得通。

所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举重56公斤级比赛结束,面对央视镜头,胸前挂着银牌的吴景彪痛哭失声:“我有愧于祖国,我有愧于中国举重队,有愧于所有关心我的人。对不起大家!”我一方面感慨把一个硬汉折磨崩溃的金牌观之扭曲之强悍,另一面也无奈吴景彪道歉了一圈没抓着点:真正关心你的人,不在乎你飞的高不高,只在乎你飞的累不累。吴景彪该道歉的,是领导家的旺财,因为少了一块金牌,旺财的夜宵不得不从T骨牛排换成了QQ鸡架......

我们似乎很少将“尽力而为”视为褒义词。在我看来,吴景彪即使排名倒数第一,只要尽力,就是英雄

但李永波是不会道歉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他的弟子于洋和王晓理“以大局为重”,决定消极比赛。在那场丑陋的较量开始前,另一对中国女双组合田卿/赵云蕾意外输球,导致排名滑落至小组第二。如果于洋和王晓理在对阵韩国组合的比赛中赢球,那么二人将排位本组第一,在接下来的淘汰赛中,两对中国组合会提前相遇。

大局就是夺金,夺金要算概率。中国队要避免本国组合提前相遇,所以她们要输;韩国队就要促成中国组合提前相遇,所以她们也要输。于是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赛场,出现了竞相摆烂的奇景:发球频频下网,回球总是出界,连比赛督导都看不下去了,对双方进行了警告。全场观众哗然,口哨声、嘘声、倒彩声、讽刺的掌声四起。最终,技高一筹的中国组合成功输掉比赛。之后,于洋和王晓理被国际羽联取消参赛资格。

够丢人了吧?但大局有一个神奇的壮阳功效:它让你说起假话来义正言辞,吹起牛逼来泰然自若;于无边黑暗中总能找到闪光点,于无底深渊处总能活捉王八犊;再热爱妇女的直男都能被它掰弯,再皮肤黝黑的非洲兄弟也能被它银装素裹。

于是,有了中国乒羽中心主任刘峰岩的如下表态——

“国际羽联对于于洋和王晓理的处罚更坚定了中国羽毛球运动员夺冠的决心,中国羽毛球队的斗志并未受到影响,反而被激发出来了”。

于是,有了李永波的那么骄傲——

大局,究竟是谁设的局?它想爆谁的菊?以它为重它会否赏你一枚橘?以它为轻它会否挥你一电锯?大局是继有关部门、此事正在调查中后,又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国产力作。说的人不信,听的人不懂,看的人不在乎。

反正吃瓜群众集体无意识已经好多年了,只要国歌一奏、国旗一升、眼泪一掉、鼻涕一抹,吃瓜群众就面色潮红、内心澎湃、跪地膜拜。赢了就是刘翔,没赢就是一坨翔。金牌就是孙杨,银牌就是灰太狼。

大局最开始是个别人设的小局,少数人分的小羹。某功勋一句“让小庄当冠军吧”,就有了李富荣三让庄则栋、后者三连冠的事故。后来群众掌声太过热烈、欢呼太过振耳、热情燃烧了整个沙漠,于是这个局越做越大,不过群众分得的只是精神草料,山珍海味进的还是少数人和他们家旺财的嘴。

如果真刀真枪比拼,羽毛球女双冠军很可能还是中国的,庄则栋还会是三连冠。但大局非要出来恶心你一下,让牺牲品抱憾终身,让获益者胜之不武。

左起为张燮林、庄则栋、李富荣、徐寅生、王家声。1961年第二十六届世乒赛上,左起四人齐进四强,赛前开会决定,让在团体赛中立功且代表首都的庄则栋当这个冠军

大局裹挟着有意识的少数人和无意识的群众一路向前,曾经大局的牺牲品又成了大局的卫道士。“让球英雄”李富荣升任中国体育系统高官后,继续推行让球传统,于是有了何智丽和陈静们的“叛逃”。

我们憎恶潜规则,多是因为我们不是潜规则的制定者和受益者,就像我们诅咒特权,同时希冀着有朝一日特权能掉到我们手里。我们呼喊的并不是所谓公正公平,只是于己有利可图。你只知何智丽不满自己沦为让球的牺牲品而改做日本人,你可知那届世乒赛女单1/4决赛,是陈静以大局为重让球给何智丽,才让后者进入四强。但那时,何智丽一没反对二没认为让球对陈静不公平。

94年广岛亚运会上,改名小山智丽的何智丽,每得一分一口“吆西”以及战胜邓亚萍后的狂喜,深深刺痛中国人的心

体育本该纯粹,它展现力量之美、速度之美、人体之美,但当大局参杂其中,力量来源于政治、速度取决于盘口、人体沦为戏子棋子马子,体育面目全非,你我痛心疾首,就像看着一个天生丽质的姑娘误入风尘,那心碎指数远超看到泼妇兼职老鸨的遗憾。

曾经奥运会进行时,战争要停止,纷争要搁置,政治要让路,人心要澄澈。如今奥运前中后,成了没硝烟的战争,打着保护小人物幌子的美俄大政治龃龉,扯着以大局为重虎皮的权贵小政治攫利。今天的奥运,假到让我热爱不起来。不如看看国足,人家不行,是真的不行。不如看看大连一方,人家完蛋,是真TM完蛋。

年纪越来越大,对名字中带“大”的人事物,越来越存有戒心。床上的大胸随时准备泄气漏出半碗硅胶;半夜电视里的大师随时准备端出一瓢绿豆水包治百病;路上的大爷随时准备扑街讹我半年工资;那个叫大连的城市随时准备挖沟把我心爱的九手夏利颠一个大趔趄。

于是,我宁愿月黑风高情投意合的夜晚打开隐藏文件,独自品味描绘岛国小人物翻来覆去爱恨情仇的小电影,也不愿去看大牌云集大手笔制作大情怀大历史的《建国大业》;我宁愿呼来唤去三五劣朋损友在路边喝点小酒撸点小串,也不愿呆坐大饭店的大圆桌边听着大领导的谆谆教诲大打哈欠......

我在“大”的背后,窥到的却是无数的小心机小心眼小心计;我剥开“无私”的底裤,发现的却是更多的私心私欲私谋;我揭下“大局”的面具,映入眼帘的却是满眼荒唐荒谬慌不择路。

我在小人物的背后,却看到更多的真性情;我在小事背后,却领悟更多的大道理;我在小酒过后,上头的却是真醉意。于是,我开始珍惜身边朝昔相处的小家人、记录他们给我的小感动、保护那些大人物瞧不上的小确幸。

8月6日,我不愿去守着功利的奥运会,我不愿忙着微笑和哭泣,忙着追逐世界大赛上的流星,在大局为重的熏陶下,理所当然的忘记,那可能只是一场导演好的戏。

宫心新娱网 Copyright @ 2011-2020 宫心新娱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23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