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不哭:克林顿也戴绿帽子了,女儿竟是希拉里与合伙人所生

宝宝不哭:克林顿也戴绿帽子了,女儿竟是希拉里与合伙人所生

社会新闻2020-07-21 16:57:01

关注本平台后,每天为您挖掘5-8篇历史史事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正值关键时刻,但有关希拉里的丑闻已接二連三地冒出來。2014年政治网络作家莫罗(Robert Morrow)率先揭发切尔西的身世问题,随后美国知名娱乐刊物《国民问询报》(National Enquirer)设法联系到克林顿担任阿肯色州州长时期的助手拉里·尼科尔斯(Larry Nichols),他透露克林顿患有不育症,克林顿和希拉里的唯一女儿切尔西压根不是克林顿的种,而是希拉里和罗斯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及男同事韦伯·胡贝尔(Webb Hubbell)私通生下的“私生女”!韦伯也曾是克林顿家庭的密友。

前助手揭开惊人秘密

现年63岁的尼科尔斯说,这一秘密是克林顿在1984年亲口向他透露的,当时克林顿已经再次连任阿肯色州州长,他们在州长官邸中谈论克林顿当时面临的“偷情绯闻”,当时社会上传闻克林顿和好几个女人发生了婚外情,其中一名小石城市当地女子还当众宣称她和克林顿州长一夜春宵后,已经怀上了克林顿的“私生子”。

尼科尔斯回忆,正是在他们谈论这个宣称自己怀上克林顿的“私生子”的女人时,克林顿向他首次透露了他患有不育症的秘密。尼科尔斯说:“我们当时正在谈论这个女人的声明,她宣称自己曾和克林顿上过床,并且怀上了州长的孩子,我们正在讨论该如何对待这个女人的声明。没想到克林顿一口否认了他让这个女人怀孕的说法,他说自己孩提时代得过麻疹,一系列的治疗虽然救了他的命,但也导致他此后患上了不育症。他当时的话就是:‘我不可能让任何女人怀孕的。’我被他的话惊得目瞪口呆,我记得我当时立即反问他:‘那切尔西怎么回事?’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哦,那是韦伯播的种。’”

女儿长相酷似希拉里密友

据悉,早在希拉里就读耶鲁大学法学院期间,韦伯就和她成为好友。(关注微信公众号lishiwajueji每天为您挖掘6-8篇鲜为人知的历史史事)毕业后,韦伯还和希拉里、克林顿等人一起合伙开办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并担任了小石城市市长,1984年,时任州长克林顿任命韦伯担任州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但韦伯在1994年被迫辞职。韦伯和克林顿夫妇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以至于1996年当克林顿受到“白水门”一案调查时,韦伯也受到牵连。最终克林顿夫妇没有受到指控,但韦伯却被迫承认有罪,后来因欺诈和逃税罪被捕并被判了21个月的监禁,但仅服刑15个月。

奇怪的是,切尔西的长相一点也不像自己的克林顿夫妇,反倒和韦伯惊人相似。一名内幕人士披露:“切尔西和韦伯的眼睛、鼻子和脸型都像极了,尤其是两人都有一双标志性的厚嘴唇和内缩的短下巴,就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韦伯于1997年写过一本书,名为《身居高位的朋友》。他在书中提到了自己与切尔西的感情。他写道:“在夏天的夜晚,我可以在客厅喝点小酒,然后看看孩子们,看着切尔西慢慢长大了,快乐地在床上跳跃着,这样的场景让我有一种成就感。”

更多知情者揭秘

另外,克林顿的多名前情人也透露了这一惊人秘闻,现年62岁的朱安妮塔·布罗德里克是一所疗养院院长,也是克林顿的众多前情人之一。在1998年克林顿和莱温斯基“拉链门”性丑闻一案的秘密调查档案中,她化名“简恩·多5号”,提供了大量关键证词。据她的证词,1978年,时任阿肯色州首席检察官的克林顿正在竞选州长,一天下午,在阿肯色州首府小石城的一家宾馆内,克林顿对朱安妮塔进行了性侵犯,由于整个过程没有采取安全避孕措施,事后朱安妮塔非常担心自己会因此怀孕。令人惊讶的是,克林顿安告诉她“不用担心”,因为他是一名“不育症患者”,根本无法令女人怀孕!

朱安妮塔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克林顿让我完全不必为怀孕的问题而担心,由于他儿时患麻疹引起睾丸炎,最终造成他长大后丧失了生育能力,将来也无法生育孩子。”而1980年2月27日,就在这次性侵事件的两年后,希拉里生下了唯一的女儿切尔西。朱安妮塔说:“如果克林顿当年所说属实,那么切尔西就绝不可能是他和希拉里的女儿。”而且,当时希拉里并没有将她怀孕的消息告知丈夫,却先透露给了媒体记者。正常的妻子怀孕,肯定会最先告诉自己的丈夫,克林顿竟然是从当地报纸上才得知希拉里怀孕这件事。”

婚后14年克林顿夫妇没有性生活

耐人寻味的是,克林顿的另一名前情人多丽·凯勒·布朗宁也称,克林顿在婚后的14年里,一直没有和妻子有过性生活。据悉,布朗宁是一名房地产律师,是克林顿中学时代的一名同班同学,两人断断续续地保持了30年的性关系,直到90年代中期才彻底结束。布朗宁披露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克林顿曾亲口告诉我,他和妻子希拉里已经14年没有做爱了。”

基因样本不可否认

切尔西的血統问题一直受到广泛争议。2014年该报就报道,克林顿私下向一名密友证实,韦伯才是切尔西的亲生父亲。这段震撼性的报道刊出后,《国民问询报》又秘密取得切尔西和韦伯的微量皮肤细胞(touch DNA)作為基因样本,然后转交给一家知名的亲子鉴定试验室,並委託他们进行详细调查。该报在2014年7月18日前往南卡州德罕市(Durham),参与当时67岁的韦伯举办的政治惊悚小说《男人被背叛时》签书会。除了被韦伯接触过的书和笔外,记者还收集到他喝过的星巴克饮料杯,不过其后被测出混有其他人的唾液和基因。切尔西的基因则是在2015年4月9日获得,当时她前往波士顿出席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为其在希拉里的回忆录《亲历历史》上签名。这个或许会顛覆希拉里参选成败的惊天发现显示,虽然所获得的样本不足以达成定论,但是化验室不排除韦伯是切尔西生父的可能性。

针对《国民问询报》的最新发现,尼科尔斯表示“现在是克林顿夫妇向所有人说出肮脏真相的时候了”。(关注微信公众号lishiwajueji每天为您挖掘6-8篇鲜为人知的历史史事)他说,“他们不能对DNA提出质疑”。

切尔西知道自己相貌欠佳,也是做过一些美容手术的,但即使在整容后,她与生父韦伯的相似度还是一眼就能认出的。

宫心新娱网 Copyright @ 2011-2020 宫心新娱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23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