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谢百三

争议谢百三

体育新闻2020-07-21 22:20:45

但愿世界多一点讲实话的谢百三,但愿世界少一点钻到钱眼里的谢百三

但愿世界多一点讲实话的谢百三,但愿世界少一点钻到钱眼里的谢百三

10月2日凌晨,复旦大学教授谢百三在上海新华医院因病不幸去世。谢百三的微博,也是他发表言论的主战场留下的最后一篇文字是“今日无文章”,时间是9月23日16时11分。

谢百三是一个“大嘴”,他批过注册制,批过IPO扶贫;自从2005年开始更新博客以来,谢百三除了2006~2008年这段时间,博文几乎每周一更,多数都是针砭时弊。

与很多学者的际遇不同,谢百三老师走得并不平静,高频的文章发布让他比起学者更像是一个“股神”,而近乎完全线性的逻辑让他得言论看起来更像是对散户的“心理按摩”。这些东西带走了他作为国家级智库的神秘感,却也带来了一些作为学者操守上的非议。

不知是媒体渲染还是上海独特气息的熏陶,复旦的门生们总脱不开“精致的利己主义”这顶帽子。

谢百三也不例外——作为复旦管理学院的教授,谢百三的真实,不仅塑造了他的作为股民帮帮侠的角色,却也无时无刻不展现着一个一切喜欢以金钱为衡量标准的普通人形象。

《十年一个亿》以及《中国巴菲特》就是谢百三最著名的“金钱成功学”著作。

谢百三喜欢给他在复旦的学生们灌输这种金钱成功学。他所引述例子,有时甚至有点让人感到心寒。

其中一个例子是这样的:一位“股神”和公安局长吃饭,听说上海要限制摩托车牌照,于是赶紧屯了一批二手摩托车,在限牌之后把牌照卖掉,把无牌摩托车买到周边农村。另一个例子讲得是“股神”想要买一个四合院,但是住在四合院里的屋主要价很高。于是该股神找了一帮地痞伪装租户住进去,然后每天折腾,屋主受不了,就把四合院便宜卖掉了。

谢百三曾经驳斥过谢国忠的地产泡沫论,在公开场合也时长言及房价“房价不能跌,一跌就要死”。虽然谢百三的话被证明是正确的,但听上去总带着一些炒客的原罪。据一些听过他课的学生的描述,谢百三在课堂上常常眉飞色舞地谈起自己的炒房成功史。

谢百三曾在2005年发动过一次著名的“德勤狙击战”。因当时德勤在其注册的中文网站描述台湾时,用了“国家”两字,而谢百三当时以文书违反《反国家分裂法》为由提起诉讼。即使是德勤在网站将国家修正为“国家/地区”,并正式致歉,谢百三仍前后三次提交诉讼申请,经年不怠。如今“国家/地区”这一约定俗成的文书格式,或许正是由谢百三带头监督换来的。

然而,面对震惊全中国的复旦投毒案以及林森浩时,谢百三却站到了法律的对立面。

2014年3月,复旦投毒案一审宣判死刑后,谢百三曾邀请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和他的同学来到自己的课堂,发起“不要判林森浩死刑”的联名上书,希望在场的同学们参与。谢百三甚至宣称,自己已联系到企业家为林森浩做捐赠。

除了发文力挺复旦177名学生对林森浩死缓请求联名信,谢百三还上了一期当时由崔永元主持的节目,一些言论甚至是在挑战道德底线,让人不免觉得谢百三护短过激。

社会上总觉得复旦人有些欠缺人文关怀,毕竟复旦学子们在名利场上的表现一直可圈可点。而事实上,即使是听过谢百三讲课的复旦学子,对谢百三的评论也呈两极分化。很多人觉得听谢百三讲课有一种感觉——金钱是不是这位教授衡量所有事情的唯一标准,如同财务学一样给所有事儿打上货币的标签?

谢百三曾在上课时提到她学生时代的爱情。

“你们说这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谢百三随手点了一个第四排的男生,男生似乎走神了潦草的回答了一个“时间?金钱?”谢老师又气又急的挥手让他坐下,叹了口气说:“你们不懂,最宝贵的,是健康和爱情。谢老师虽然鼓励你们去赚钱,但钱不是最重要的。”

“我那个北大的女朋友很爱我的啊,可是我当时特别穷…我必须走…火车快开了她就一直追着哭…还把当时她身上所有的钱塞给我…后来我每次想到这个都好难过…”

从心理上,交往中的男人往往比女方更介意自己有没有钱。

爱情即使重要,承诺却显得更难能可贵。谢百三的私生活一直受人诟病,不仅前后有过数次婚姻,最后甚至还娶了他的学生为妻。

不如让我们回到谢百三擅长的金融与资本市场。

谢百三最著名的言论,当属他对注册制以及IPO扶贫的抨击了。前者或直接或间接地让注册制的推出大大延后。而后者遭遇的非议却较多,因为从许多分析来看,证监会扶贫其实是推进注册制的关键一步。

早在2013年肖钢时代,扶贫就是证监会的重点工作之一,此次扶贫本身属于一个意见稿。更重要的是,扶贫政策是以税收和就业创造的角度实现的,目标并非是存量企业,而是排队等候的企业,因为除了主板3000万与创业板1000的利润要求,扶贫意见还加上了一条“年赋税超过2千万,连续缴税超过3年”的条件,这也展示了扶贫的本质——让贫困地区IPO,事实上借助公司注册地缘的更改明显比上市难度低的前提下,让有需要的公司借工商注册地变更实现快速上市,是即为注册制铺路,又为贫困地区增加税收,是中国式施政“面面俱到”的典型做法。

上海二级圈的老炮儿应健中曾回忆过几周前他与谢百三的一次对话:

半个多月前,谢百三教授的那篇炮轰股市扶贫的文章,引起了市场极大的反响,在一个微信群中,我对谢百三说,你文章中对当年蓝田股份造假一事的描述有误,他说,他核实过的。我说,哪来蓝田公安?蓝田法院?他说不是有个蓝田县么?我说你将湖北和陕西都搞错了。我说我肯定比你清楚,当年我跟蓝田股份前董事长瞿兆玉打过交道。

话说不下去了,再说下去又要像以往那样弄得不开心了。没想到,谢百三说了一句与以往争论问题时不太一样话,他说文章已经发出去了,就不改了,随它去了,我生很重的病,已经无所谓了。我立马打住,说谢老师保重,身体是第一位的。

半个多月前,谢百三教授的那篇炮轰股市扶贫的文章,引起了市场极大的反响,在一个微信群中,我对谢百三说,你文章中对当年蓝田股份造假一事的描述有误,他说,他核实过的。我说,哪来蓝田公安?蓝田法院?他说不是有个蓝田县么?我说你将湖北和陕西都搞错了。我说我肯定比你清楚,当年我跟蓝田股份前董事长瞿兆玉打过交道。

话说不下去了,再说下去又要像以往那样弄得不开心了。没想到,谢百三说了一句与以往争论问题时不太一样话,他说文章已经发出去了,就不改了,随它去了,我生很重的病,已经无所谓了。我立马打住,说谢老师保重,身体是第一位的。

我们很难去责怪谢百三什么,毕竟当一个人不假思索的把几乎所有的观点说出来时,往往难以像一个政客一样做到面面俱到。不过,谢百三上书的措辞,总显得毫无保留。比如某次提到证监会时,谢百三自说自话地把作为正部级单位证监会降到了“副部级”,比如上书每每临到末了,谢百三总爱拉上他的授业恩师,中国资本市场第一人厉以宁的名字,并试图以为李总理讲课的经历作证自己的权威性。

当然,谢百三并没有说错什么。对于谢百三一直以来的在捍卫股市的投资,证监会扶贫依然是短期内削弱股市投资潜力的政策之一。

在私底下,一些激进的金融圈人士会用“沽名钓誉”来描述谢百三。一位知名分析师曾在被问到如何看待包括谢百三在时这么说:

“谢老师为中小投资者说了很多话,这点难能可贵。但是谢老师的研究重心一直都放在加大资本市场的投资功能上,作为一个国家级经济智囊,这样的格局可能小了一些。”

“谢老师为中小投资者说了很多话,这点难能可贵。但是谢老师的研究重心一直都放在加大资本市场的投资功能上,作为一个国家级经济智囊,这样的格局可能小了一些。”

不管怎么样,这个世界不会再有谢百三了。只愿世界多一点讲实话的谢百三,只愿世界少一点钻到钱眼里的谢百三。

宫心新娱网 Copyright @ 2011-2020 宫心新娱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230110号